【筆記】往回走

我已經忘了我是怎麼樣長大的。

連兒時的門牌都記不得。

帶著老父回我的小學,找尋那每天我等到天荒地老的公車站牌。

他說,上次他騎機車載著老媽回來找,怎麼都找不到。

原來,想念的,不只我一個。

拿著GPS輸入依稀記得的舊家路名,打算順著放學回家的路開。

老姐說:讓她帶路吧,上次她才來過。

原來,想念的,不只我一個。

路寬了,屋舊了,指指點點的,騎樓下那花衣裳的小女孩。

老爸問,隔壁那美容院的女兒,妳認識嗎?

當然嘛不認識。我從沒跟這邊的小孩玩過。

話還沒說完,老爸就走到店裡跟那對白髮蒼蒼的老夫婦啦咧起來。

人家還記不記得你啊?就這樣冒冒失失走進來?

後腳跟進的我趕忙堆滿笑說:三十年前我們住這裡,好久沒回來了,叫爸爸帶我回來看看。

老太太說:我知道啊,你爸上回來有說過呢。

這老頭,什麼時候又自己騎車跑來了?

老爸介紹著說:這個是最小的,那時候才國小…

老太太也笑著回說:我知道啊,妳看起來很面熟啊,我看妳的臉就有印象呢。

應該只是客套話,但聽了好親切。

謝了留坐的好意,出了大門後問姐姐,這是不是當年老媽不論搬多遠都還堅持回來這兒做頭髮的美容院?

好像是喔。

原來,我記得的這一切,真的都是真的。

 

門前電線桿那鮮黃的波斯菊,和小狗們玩耍的放學午後。我能走回多遠?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