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歐巴桑的初半馬

六個月跑了四百公里之後,我拿了人生第一個獎座。

 


我想關於馬拉松迷人的是 : 我不用跟誰比、不用打敗誰,只要贏過自己、跑到終點,就是勝利。

起跑的開始,是節節高升的體重,是想直接給兒女滴水穿石、積沙成塔的示範,六個月瘦身的成果也許不那麼明顯,但昔日阿蒙的腳力已不可同日而語。

也好。如果不是胖得不像話,我可能就是個整天窩在沙發看電視滑手機的馬鈴薯。 不如意時我愈來愈能正面思考。如果此路不通那就吃苦當練功吧。

去年11 月開始跑步,天未亮就摸黑起床到大公園繞個二圈,也不過3公里的距離就要花我快半小時的時間。老爺笑著說他用走的都比我快。我這個人沒別的好處起碼還蠻禁得起虧受得住言語霸凌,人家說的也是事實。沒關係,不管用跑的還是走的,總之天天都得湊足3公里才行,連每天花個半小時運動都做不到怎麼教孩子? 於是就這麼在第一個月湊足了我的第一個百公里。

一百公里,就是台北到新竹的距離。聽起來很有一回事兒,但說穿了一個月30天,一天跑個3.3公里就湊足了,怎麼會難呢? 

憑我暴增的體重,一天3公里的量是不足以起變化的,時間較多的空檔,就會把距離拉長,第一個月的某天在學校跑得很順時好奇自己到底可以跑多遠,這一跑跑出了13公里的距離,還來不及得意的時候,腳已經因跑過量而到舉步維艱的程度了。

於是休息了一陣子,整個12月跑不到25公里,每次只跑3公里,慢慢地恢復好狀態,就當砍掉重練吧。

第三個月,身體已經熬過了3公里當基礎的自覺,練跑時會以5公里為增減,這個時期只求跑完設定的距離而不追求速度,每每孩子們總會嘲笑我跑步的姿勢完全是拖著沈重的步伐像快掛點的樣子。無所謂,真的不用在乎別人的眼光。但是,要思索別人的話裡對你有用的部份,把關鍵字圈出來就可以了。

我跑步的姿勢肯定是有問題的,剛好孩子社團有個馬拉松媽媽,她很熱心提點修正我,這個月跑了50公里,速度也終於能從如走一般的十分速進步到八分了。

第四個月遇上過年加出國,總量只有30公里,也仍維持在每次5到6公里的距離,但速度卻能提升到七分,有時還能闖進七分內。

第五個月是春暖花開的三月天,打鐵趁熱著,試著把每次練跑的基礎量拉到6公里起跳,也開始要求速度能在七分範圍內,這個月總量再度破一百公里,而且也參加了第一場比賽試試看。

其實我對路跑活動興趣沒有很高,花錢去做每天在做的事不是很奇怪嗎? 但是既然踏入了路跑的世界,那就看看這個世界怎麼運作吧。於是我挑了林義傑為古金水辦的募款活動做為我的初征賽。

3月中河濱路線的9.5公里,人太多路太窄,跑起來卡卡不順,均速7分鐘/公里,但也跑出了我平常練跑狀況中相對好的數字。

人要向前走,跨過了9.5公里,從此就不用參加10公里的比賽了。

四月底的21公里賽在等著我。老爺問我到底行不行? 三不五時還會帶著兒子們陪我練練跑。因為不是追求速度的人,感覺身體已經調節到一種可以一直跑下去的狀態,所以我並不擔心,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再找個比賽試試吧。

四月12世界地球日12.5公里,天微雨的清晨,跑在新生高架上,迎向朝陽升起,1小時22分完賽,分組名次38/226, 全女名次268/1393。整個成績比我想像中的好。

也許因為我挑的都不是硬比賽都是軟調性休閒娛樂的活動,所以高手都沒出馬。雖然可以冷靜分析好成績的實際位置,但心裡還忍不住樂陶陶。

挑戰半馬的日子就這麼到了,一週前練到15公里的距離就休息不跑了,我知道一定跑得完,因為每個殘餘的6公里對我都是絕對可以完成的數字,只要跑到剩6公里,我就一定能完成。

四月25日下午,熟悉的河濱公園,人群中起跑。

老友看得起我約一起報名,Dr.林創了自己的最佳紀錄,我們也順利將初半馬的獎座生擒到手。

如果可以三小時完賽就好了。但心裡其實是想拼二個半小時的。周六的河濱夜晚來了段大逆風,耗了些力氣,末三公里很難維持在狀況好的速度,尤其是最後一公里想衝刺都提不起腳,雖然如此,還是拿到了不錯的名次。

因為這場賽事和NIKE女子賽沖到,估量女生的好手都轉戰NIKE,以我的成績在NIKE大約可以排到3000名以內,感覺是一條很長的隊伍,但21公里組有近8000人報名,憑我年老力衰還能擠進三千內,夠安慰了。

我喜歡一天一點一點,累積著就一定能看到什麼。
我喜歡不用贏過誰,只要堅持下去就值得給自己掌聲。

我想,這就是我能從一個總是躲在樹下閃避體育課的小女孩到成為每天都在罰跑操場的歐巴桑的原因吧。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