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1】世界盡頭前止步


這段航程是不是最遙遠的距離?


出發前打斷手骨顛倒勇的我,飛了將近四十個鐘頭來到遙遠的南美洲。

只能讚嘆大自然太神奇,能親眼目睹這懾人魂魄的魔鬼咽喉,一百個讚也不夠我用。

頂著三十幾度高溫來到這世界屬一屬二的伊瓜蘇瀑布,頭頂冒煙,皮膚焦黑,也要花個二天好好把它逛個過癮。

然後,用雙腳結結實實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走著。

在開滿花兒的城市裡,見識了傳說中扒竊的身手,還好心裡有準備,無傷。

一天、二天、三天、四天、五天,雖然還是保持著武裝的態度,但愈來愈能領悟這城市美好的一面。

街上走著遊著,充滿歐式風情的古典建築,目不暇給啊。

還有什麼書店比這裡美麗呢?一個西班牙字也不懂的我,無論如何也要來感受一下能在歌劇院包廂看書、在舞台用餐的氣氛。

喔,Tango。本來完全不在我的清單上。但之後,我要衷心地說:BRAVO!! 千萬不要錯過啊!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城市,La Boca這個邊緣的貧區,在陽光下散發著耀眼而歡樂的感染力,讓我們流連了一下午

不遠處改建的舊港區,搖身一變成為頂級地段,一個國家何止二個世界。

夜的艾利斯,有的金壁輝煌。

有的在暗巷裡獨寞。

閃著妖嬌桃紅燈光的總統府,總讓我覺得不正經;但了解之後,就知道她絕對有值得令人肅然起敬的理由。

這是屬於全民的總統府,粉紅色的外牆象徵著紅、白二黨的融合,永遠不會改變。

晃了幾天,膽子大了,夜闖傳說中什麼都搶的百年歷史地下鐵。

想起了那天正穿過史上最寬馬路七月九日大道時,這團鑼聲響天的足球迷佔領了巴士,一路闖著紅燈嚇得我撩裙狂奔。

每天,警車頻繁呼嘯的聲音,已經很習慣了。

這個城市,用走的就可以拜訪了。但坐觀光巴士在綠意盎然的街道穿梭,一樣美好。

然後,往南飛。在阿根廷湖畔漫步時,嘩!眼前搧著翅膀的不正是紅鶴嗎?

來這裡是為了另一個得天獨厚的地理奇觀。

迎面的風是冰的,跟船一樣大、比船還要大的浮冰,四散在湖面上。

透著那晶亮清徹的藍光,造物者
再次展現衪的神奇魔力。

不只是看,我們要走上冰川,一步一步,親自感受這冰的世界的奇異奧妙。

再往南一步,就是世界的盡頭了。我們沒有再往前,就在此止步、回頭。

四十小時,夠遠了。

二個星期,夠久了。

越過沙漠,走過冰川,夠我說一輩子了。

親愛的阿娜答,謝謝你帶我到這麼遠、這麼多、這麼精采的地方。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