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20】聖馬丁廣場與潑汁黨

二到四月這個時節裡,美人樹的紅花在布宜諾斯到處綻放。



聖馬丁廣場就在火車站對面,是以前聖馬丁將軍訓練騎兵的場所。走到這區時我有些害怕,因為火車站很髒亂,公園裡稀稀落落的都是閒雜遊民。

火車站之前是運煤礦,如今則成為市中心與郊區來往之主要工具。

不知是否巴士客運和地鐵更為發達,火車站出乎我意料外地冷清。

在裡面躺著的遊民可能都比買票的多。

看起來也是個百年建築,但商家歇業環境髒亂,嚇得我不敢多待。

公園對面是以前英阿未交惡前,英國送給阿根廷建國百年紀念的紅磚鐘樓,英阿戰爭時還要特別駐警巡守怕被破壞。

1976年福克蘭群島戰役中陣亡的戰士紀念碑就在鐘樓對面的聖馬丁廣場裡,終年火炬不息並有駐軍看守。



公園內聖馬丁將軍的雕像。

我想說搶匪扒手不會守在這種沒什麼遊客的地方,前又有駐軍,應該可以放心在公園賞花。



連鳥都沒有啊,扒手怎麼會選這種地方下手呢?

早先在背包客棧就看過遇劫的經驗分享,因為之前在巴塞隆納有被人在地鐵堵過,所以早有心理準備,只是沒想到案發地點不是在熱門景點和人潮擁擠的地鐵站。

案發當時,我和老爺各走各的(由此可證感情不好…),照我膽子小的個性,應該是會很警覺地守著那個沒神經的大老爺,但是因為放眼望去只有遊民和幾對情侶都在離我很遠很遠的椅上,方圓30步內近不了我的身,所以我就很放心地看我自己想看,拍我自己想拍的。

忽然我覺得好像被人從頭上倒了一杯水。微濕的後腦勺讓我起了疑心,但當我轉頭觀望四周,只見左右二邊多了一男一女,他們各自離我有一段距離,而且完全沒有喘氣,所以一開始我以為中了天上飛鳥拉的屎。

但轉念一想還是覺得寧可採最高懷疑標準,我立刻昇高警戒心,請老爺來檢查我的後腦勺和背包,並在此同時我綳臉掃瞄,最後發現唯有那二人可疑,尤其是左邊那男子,手上捏了一張像是壓扁的紙杯,而且他站著不動,眼神和肢體都在迴避我。

我再瞄向右邊的女子,她更好笑,她應該是想要演個熱心路人想幫助身上有髒污的旅人,但她的演技很差,理想上她要很自然地從我們身旁走過然後再裝好心說怎麼這裡髒了呢?讓我幫妳擦吧,然後再趁機摸走我的錢包之類的,可惜她離我太遠,一個離我那麼遠的路人甲怎麼會知道我中鏢,她看我瞪著她,還想把整套戲演完,東比西比想我朝走來,我惡狠狠地瞪著她,雙手高舉胸前打個大叉叉的符號,意思是:離我遠一點!

這二位劣賊應該知道我不可宰,就也亳不掩飾地一起離開。

待確認他們徹底消失後,我檢查狀況才發現老爺的褲子也被噴了,料想應該是對老爺先下手,沒想到我家老爺一點知覺都沒有;賊人只好再往前多走幾步朝我身後用力一擠杯子,再快步走到很遠的地方立定站好,假裝不是他。

我美美的白裙中招了。

只是事後想,如果他靠近我們我們都沒發現,怎麼不直接下手摸走啊,我的背包是一直背在後面的,因為我不想做一個過於小心防備地主國的旅客,總覺得好像把人家都當成小偷是很沒禮貌的事。但從潑汁事件後,我就儘量把背包往前背了,小猴子背包很好用,我沒有特別買什麼防護鎖,就直接以背包現成的小扣環把拉鏈互扣,增加被拉開的難度。

知道自己是東方臉孔,再怎麼小心翼翼黃皮膚黑頭髮被盯上的機率總是高,所以被潑就潑吧。我們繼續散步鏢著並不受影響,但會更注意近身的人。

路上孩子看著我裙上大片大片的污漬,我依然拿起了相機對她笑了笑。

親愛的艾利斯,你的客人穿著被潑髒的白衫裙在這城市旅行。我喜歡乾乾淨淨地來拜訪你,清清爽爽地與你合影留念。希望下一個客人、希望我明天的行程會比今天更自在。

 當地華僑說,其實搶扒的絕大多數都是鄰國來的移民並非當地人,這點跟歐洲很像,觀光興盛的國家,這類旅客被宰的事每天都在街頭上演。

我們家老爺不食人間煙火,繼在摩洛哥Marrakech機場行李差點被人拖走外,任憑我舉出許多網友經驗,他還是不相信真的有這麼猖瘚,直到他的同事們一一中招,還有老外夫妻先被搶再被打的,他才知道江湖風險多啊。

阿根廷人應該是真的很友善,起碼我問路時雖然語言不通也是很熱心想要比給我懂…,
另外每當我老公單眼拿出來時,都會有路人好心提醒他最好收起來…,而且是許多路人們…

Facebook Comments

One thought on “【阿根廷20】聖馬丁廣場與潑汁黨

  1. Pingback: 【2019義大利特輯】義大利旅遊好危險!? – 水藍色天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