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

雨停了,帶著老父在大稻埕棋盤式地搜索著。開車載老小對我當然輕鬆愉快,但郭老爹應該更愛與眾生擦肩的那種熱鬧。

今天走過的許多都是我初次踏入,想想我行旅多少荒山異境,區區一個台北怎還有這麼多陌生之地? 巴巴地纏著想甩掉我獨行的老爸,套問著半世紀前的殘印。不誇張50年不就正是半世紀了嗎?

從今以後這裡不只是孔廟附近的國小,那是媽媽賣著水煮玉米的校門口。問老爸生意好嗎?他說:好的不得了。那後來怎麼沒賣了?因為有妳啦…

⋯⋯

我從來不知道那不只是一間國小,那是媽媽懷著我生活過的地方。

過了半世紀,我才從這老先生嘴裡套出來。

那…後來呢?你們還做了些什麼生意? 很多啦!都忘記啦!

就是怕你都忘了啊…不管,你要講給我聽…這是老先生拾花放在媽媽案上的溫柔^^

 

見了想見的,五年一會,十年一面,三十二年一刻。孩子們一如平常開心著,在那電視有聲沒影,冰箱有插沒電,冷氣有吹沒涼的阿公家。我拉著抽屜整理著一本一本老相片。阿公在旁邊喊著小的快吃,又被皮蛋崴搞笑的表情逗得眉眼都笑彎了。妳要是還在,多好啊…

因為是最開始的,就成為最難忘的。即使如今南北相異天涯各據,我仍想念當年的總總過往。或說或笑或叨唸著,我一點一滴拼湊著那屬於我的童年時光。南下之前, 我看到易智言導演的幾句話,那麼貼近我返鄉的心情而激盪不已:

有一種珍惜, 因為你見識過我的青春, 那是無可取代的, 也有一種祝福, 因為從今爾後我們各有各的方向, 希望大家都不要迷失, 看到更美麗的風景, 成為自己想要變成的人.

謝謝你們讓我的懷念變得真實。躲在樹下的, 總是調皮的, 這些那些,當時又氣又哭現在笑著想起來的, 都是真的。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水藍色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