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人

二個舊同事、隔壁班同學走了。


都是與我年紀相仿甚或比我還年輕的女子。
素來不擅與人熱絡裝熟,學校畢了、職場離了也就都沒聯絡。
但那幾年同學、同事的時光是結結實實假不了的緣份。
都是笑起來會彎著眉眼的女孩。
LINE的訊息裡我打不出一個句號,就這樣靜音沈默了。
默不作聲的還有一種山頭已過的感慨。
鏡裡刷了又白的髮、眼角抹不掉的細紋、報紙裡稱的中年婦人、小伙子嘴裡喊的四、五十歲阿婆。
如果,如果年輕氣盛的那時就知道妳過不了這個年,銀髮是妳到不了的界,我們的相處會不一樣嗎?
妳會成為另一個人、以另一種個性過著別的生活嗎?
這如夏的冬夜,我早已過了妳的年歲。
頑強的個性早已在成人妻、人媳、人母的生活歷鍊中化成柔水。
平安喜樂。
是最簡單也最難得的心願。
這如夏的冬夜,淡淡的哀傷也襲人而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